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研发新冠疫苗 这家渝企底气何在

发布时间:2020-10-09 10:12:32  |  来源:重庆日报  |  作者:王天翊

 民营企业智飞生物与全球众多顶尖企业同台竞技

研发新冠疫苗 这家渝企底气何在
 
2020-10-07-002-271950-1.jpg
 
    智飞生物实验室内,研发人员在做实验。(智飞生物供图)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各国影响的持续,接种新冠疫苗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免疫希望。截至9月9日,全球已有9个新冠疫苗研发项目进入Ⅲ期临床试验,还有一批项目即将结束Ⅱ期临床试验。这些项目构成了新冠疫苗研发的第一梯队。
 
  在这些项目背后的企业或机构中,有一家重庆企业的身影。这家企业便是智飞生物。
 
  疫苗研发投入大、周期长、风险高,竞争激烈。作为一家民营企业,也是唯一一家研发新冠疫苗的渝企,智飞生物是什么来头?它为何有底气踏上新冠疫苗研发的赛道?
 
  什么来头?
 
  代理起家,做成“民营疫苗第一股”
 
  高投入、高风险,构筑起生物医药行业令人望而生畏的行业壁垒。创立于2002年、几乎是白手起家的智飞生物,一度经历困境。
 
  “创业之初,智飞最大的困难就是缺钱。”智飞生物董事长、总经理蒋仁生回忆起创业的日子,感慨万千。无奈之下,他只好卖掉自己的房子,搬到集体宿舍。他暂时放弃自主研发,走上代理疫苗的路子。尽管如此,他依然为公司定下了“社会效益第一”的宗旨。
 
  蒋仁生医学科班出身,又在防疫站工作过。2002年,得益于临床医学和流行病学知识积累,蒋仁生判断C群脑膜炎未来可能出现,便与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签订了A+C群脑膜炎多糖疫苗代理协议。当时,这款疫苗只有该所能够生产,但并不被市场看好。
 
  “干疫苗这一行,要凭良心。”蒋仁生说,没有人愿意看到疫情暴发,但需要有人为潜在的风险准备好疫苗和渠道。
 
  2005年,C群脑膜炎在部分省市出现,智飞生物卖出2000多万支疫苗,助力疫情防控的同时,也为企业发展赚到了第一桶金。
 
  此后,依靠代理业务的扩张,智飞生物逐步建立起了覆盖全国300多个地级市、2600多个区县的销售网络,并通过专职区域经理和冷链物流实现与3万余个接种点的无缝链接。
 
  凭借强大的销售网络、可靠的冷链物流,从2011年起,智飞生物陆续赢得了国际医药巨头默沙东23价肺炎疫苗、4价/9价宫颈癌疫苗等五款产品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
 
  2017年到2019年,伴随宫颈癌疫苗等产品的火热销售,智飞生物年营收从13亿元升至106亿元,2020年上半年又实现营收同比增长约39%。
 
  截至9月16日收盘,智飞生物市值达到1998亿元,稳坐国内民营疫苗企业头把交椅。
 
  技术够硬吗?
 
  代理反哺研发,“曲线救国”练内功
 
  疫苗研发终究是个“技术活”,没钱做不成,有钱没技术也做不成。靠代理起家的智飞生物,真的拥有自主研发疫苗的技术吗?
 
  “代理业务的确为智飞贡献颇多,但智飞的策略恰恰是以代理反哺研发,练‘内功’。”蒋仁生介绍,当初选择做代理,其实是为自主研发积累资金等各方面条件。自研的“功课”,智飞生物并没有落下。
 
  2003年,智飞生物创办北京智飞绿竹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致力于细菌性疫苗、基因工程疫苗、病毒类疫苗三个方向的人用新型疫苗研发和生产;2008年,智飞生物完成对龙科马的并购重组,围绕结核病防治进行了一系列自主创新;2015年,蒋仁生又与智飞生物联合投资重庆智睿生物医药产业园,进军治疗性生物医药研发制品领域。
 
  目前,智飞生物拥有600余人的研发团队,参与20余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攻关,自主在研项目达28项。
 
  2008年,智飞生物A+C脑膜炎疫苗开始部分自产,同时自产的还有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代理反哺研发的决策成效初显。
 
  此后,智飞生物多款自研疫苗陆续问世。其中,2014年上市的AC-Hib三联疫苗将三种疫苗功效合而为一,可减少注射次数,降低接种者的时间和经济成本,一度独占市场。目前,智飞生物正对该产品作进一步升级换代。
 
  今年3月,智飞生物自研的“母牛分枝杆菌疫苗”(结核感染人群用)完成技术评审,上市后将为我国结核病防治贡献力量,市场潜力巨大。5月10日,重磅新品“宜卡”(结核病诊断产品)正式获批上市,投产后预计年产值可达20亿元。
 
  “以代理反哺研发,研发和市场相互促进、相互转化的循环机制,加速了疫苗从研发到实现市场价值转换的进程,形成了智飞生物独具特色的核心竞争力。”蒋仁生说。
 
  多方支持
 
  联手中科院攻关,获减税降费1205万元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智飞生物决定研发疫苗。今年1月,智飞生物的疫苗研发计划迎来重量级合作伙伴——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双方决定联手开展科研攻关。
 
  “中科院是我们的老朋友了!”蒋仁生介绍,2018年,公司曾与中科院合作研发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疫苗,这种疫苗针对的正是一种冠状病毒。两年前的合作,为智飞生物研发新冠疫苗累积了较为成熟的工艺和经验。
 
  新冠疫苗研发时间紧、任务重,项目伊始,智飞生物就遇到了复工难等不利因素。此时,地方政府及时送来了惠企纾困的政策和服务。
 
  江北区政府工作人员联系蒋仁生,了解公司诉求。在区政府支持下,2月10日,智飞生物提前复工,成为江北区第一家复工企业。
 
  同时,惠企纾困政策通过降低贷款利息、延迟五险一金缴纳期限、减税降费等措施,帮助智飞生物降低了经营成本,加大研发投入。光是减税降费一项,今年以来就为智飞生物减免1205万元。
 
  此外,智飞生物研发新冠疫苗还得到了科技部立专项支持。
 
  “尤其是下一阶段的Ⅲ期临床试验,需要将范围扩大至海外,才能满足更多要求的病例数。”蒋仁生表示,智飞生物将会沿着“社会效益第一”的价值观坚定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