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创园地 > 园区访谈

江生贵:一个苗族工程师的两江情怀

发布时间:2017-02-16 10:18:07  |  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  作者:

1111764894_14061024250001n.jpg

前线

 

1111764894_14061646086091n.JPG

江生贵

 

新华网重庆园区频道7月23日电( 刘德良)进入水土高新园办公大厅,左侧墙壁上标题《前线》的巨幅油画扑面而来。画面中,一位建设者正利用采访的空隙接电话。画中建设者艺术原型即是水土高新园建管部现场代表—来自贵州的苗族土建工程师江生贵。
中铁骨干:毅然放弃高薪,从米萝跳到糠萝
    与一般员工相比,已过而立之年的江生贵,生活经历和工作背景有些与众不同。籍贯贵州福泉的江生贵,是典型的苗族同胞。家乡的青山绿水,让这位属兔的小伙子,开朗淡然的性格中多了几分文静与腼腆;而苗族人善良、淳朴、热情的性格又培育了他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品格。也许是家乡交通闭塞的原因,上学后,江生贵将“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视为自己未来的职业偶像。他告诉同伴,以后他也要像詹天佑一样修好多好多的铁路,做一名杰出的铁路工程师。
    18岁那年,江生贵踏着父母期待的目光走出福泉大山,就读于湖南长沙铁道学院土木工程系铁道工程专业,迈出了做铁路工程师的第一步。1996年到2006年,以优异成绩毕业的江生贵,到中铁五局工作, 先后参加了南昆铁路、塑黄铁路、遂渝铁路、兰渝高铁、沪昆高铁、武广高铁等国家级重大项目建设。从技术员、技术主管、工程部部长、安全质量部部长、合同部长到项目技术负责人,项目经理,经过几年的磨砺,江生贵这位普通的农家弟子,迅速成长为能够独挡一面,单挑大梁的铁路土建工程师。如果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也许江生贵真的会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铁路工程师。2010年12月,就在事业风生水起之时,江生贵毅然作出了一个令亲人和同学们瞠目结舌的选择:放弃每年30万元的高薪和已有的事业基础,到重庆去参加两江新区开发建设。父母坚决反对,警告他,“贵伢子,你不建铁路去修公路,分明是从米萝跳到糠萝嘛。两江新区情况咋样,还是未知数,到时你娃娃会后悔的”。江生贵淡然一笑,语气铿锵地回答,“开弓没有回头箭,到两江新区我去定了!”。
土建奇才:建设道路一条条,酸甜苦辣终不悔
    尽管都是建设道路,但建设铁路与建设公路还是有很大的技术差别。
    初来乍到,江生贵便被委以重任,先后担任云汉大道一、二期、大兴路、莱宝二期等几条两江新区重要骨干道路的甲方现场代表。从项目前期规划、现场踏勘、材料进场、现场施工、质量管理、安全监督、道路划线,人地生疏的江生贵凭着对事业的满腔热情将所有的精力和智慧心血都耗费在了项目建设上。顶骄阳、冒风雨,蹲现场,解疑难,研究资料静若处子,奔波现场动若脱兔的他硬是将默默奉献,顽强拼搏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在建管部,年轻的80后、90后们提起江工几乎是赞不绝口。他们会如数家珍介绍江生贵冬日平场经常蹲帐逢,百日会战一周睡沙发的感人事迹。在园区道路建设工地,江生贵就像一头不知疲倦、默默耕耘的老黄牛,用忘我的工作和无私的奉献,书写着自己人生的价值。建管部领导对江生贵的评价是,重大项目交给他,确实让人放心!。而施工单位和工程监理单位对江生贵的评价是,“江工工作细心、处事和蔼、懂技术、会管理,不愧为科班出身的技术型人才,人才难得,非常不错”。
    无怨无悔,不计得失,忍辱负重,能够保质保量完成重要道路工程建设,短时间便实现转身的江生贵堪称两江新区不可多得的“土建奇才”。
甘做黄牛:淡泊金钱名利,坚守只为道路狂
    弹指间,江生贵到两江新区工作快到4个年头了,他也即将步入不惑之年。入园几年来,江生贵始终保持生活低调,工作高调。与同龄人相比,他最难能可贵的是将功名利禄和金钱荣誉看得很轻,将本职工作视作生命之重。面对部门领导、同事和施工、监理等单位的如潮好评,江生贵非常谦逊地说,“与领导的要求相比,与其他优秀同事相比,差距远着咧!”
    随着两江新区体制改革的深化和机制管理的进一步完善,对两江建设者的综合素质和职业操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面对其他单位抛出的诱人橄榄枝和同学朋友归劝跳槽的建议,建设技术过硬,管理经验丰富的江生贵却选择了坚守。他说,金钱名利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重要,但若与我的道路建设梦相比,我宁愿选择坚守。我坚信,当两江新区建成时,共同致富的梦想还会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