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焦重庆

重庆市中药研究院:历时8年全面摸清重庆中药资源“家底”

发布时间:2020-11-25 10:34:38  |  来源:重庆日报  |  作者:张亦筑
2020-11-25-015-274614-1.jpg
    市中药研究院所组团队在野外开展中药资源普查。(受访者供图)
 
  今年10月,列入国家重点出版规划的《中药资源大典·重庆卷》正式出版。本书由重庆市中药研究院中药生药研究所所长瞿显友领衔的项目团队主编完成,对历经8年多的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的成果进行了总结,对于重庆中药资源的研究、保护与利用有着重要意义。
 
  “上一次中药资源普查,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药资源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11月19日,瞿显友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通过2012年启动的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他们全面摸清了重庆中药资源的“家底”,为我市中药产业发展提供数据支撑。
 
  没有路就用斧头“砍”出一条路
 
  做中药资源普查,每个区县至少要随机选择36个调查样地,各个样地很分散,有的在深山老林里,有的在岩壁附近,在调查时需要GPS定位轨迹,来不得半点虚假。
 
  “普查队每到一个区县,都是五六个人在野外采集标本,还要留两三个人整理、制作标本。”瞿显友说,很多时候他们早上7点出发,晚上7点多才回来,吃完饭再整理、压制标本,拍照、记录数据、录入电脑,忙完下来,已是深夜12点多。第二天,他们又继续出发。
 
  “很多山里没有路,连当地的农民都不会走。只有一边走一边用斧头‘砍’出一条路来,有时候还得拉着绳索爬上去。”瞿显友说,这样的差事,很多人都做不下来,可是他们必须做。走一趟下来,手上、腿上、屁股上浑身都有划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受的伤,遇到毒蛇也是常事。深山里潮湿,蚂蟥多,有的队员腿上还会吸附几条蚂蟥。即使这样,队员们也从未退缩过。
 
  发现8种药用植物新品种
 
  重庆地形地貌复杂,生态环境变化多样,植物种类异常丰富,主要分布于渝东北及三峡库区一带,如城口、巫溪、丰都、巫山;其次为渝东南一带,如黔江、酉阳、武隆等。
 
  通过中药资源普查,重庆的“家底”也摸清了:重庆地区分布中草药5300余种,其中野生中草药资源4500余种,栽培药用植物200余种,全市常年生产收购的地产药材350余种,药用植物在品种数量与资源蕴藏量上仅次于川桂云贵。
 
  最令人欣喜的是,在这次普查过程中,普查队发现了合溪石蝴蝶、天竺葵叶报春、四面山梅花草、正宇梅花草、江津楼梯草、雌伞楼梯草、圆微叶楼梯草、正宇楼梯草等8种新物种,在全国也是首次发现。
 
  “比如合溪石蝴蝶,它归于石蝴蝶属类的植物,但与其它这一属的植物不太一样。”瞿显友说,合溪石蝴蝶的叶子比较小,呈菱形,且叶片密集。花呈紫色,花朵的喉部没有任何斑点。其它该属的植物大都长在水湿的石头或岩壁上,而它却长在干燥的岩石缝中。
 
  建设中药资源地理信息管理平台
 
  做完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产生了大量数据,瞿显友粗略估算了一下,每个区县大约2G。这些数据如果保存不好可能丢失,如果没利用好也是一种浪费。
 
  为此,2018年,他们将地理信息技术与标本管理系统相结合,启动建设中药资源地理信息管理平台,为中药资源大数据集成、资源评估和中药材种植(养殖)提供基础数据;并且在此基础上,开展中药材动态监测与预测分析应用,为中药产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撑。
 
  目前平台已经基本建成,主要包括中药资源的基本信息、中药材种植情况、中药材交易信息以及中药材企业需求等,并已开展了中药资源评价等系列应用。
 
  他们探索建立中药资源评估模式,开展红豆杉、火把花等中药资源评估研究,服务于企业新药研制。以普查数据为支撑,编写巫山、武隆等区县中药产业发展规划,助力精准扶贫,促进当地产业发展。
 
  “根据中药新药的研制规定,需要的中药资源量有多少、目前推广种植的情况如何、产量能否满足新药上市后的生产需求等,都需要进行评估,这也关系到企业正在研制的新药能否拿到新药证书。”瞿显友表示,中药资源地理信息管理平台预计明年全面建成,未来也将实现部分资源和功能的共享开放。